1960年,德拉克等人利用美国国家射电天文台的射电望远镜,首次实施地外文明探索计划,这项计划被称为奥兹玛计划。康乃尔大学的天文学家法兰克·德雷克,于1960年在美国国家无线电天文台使用位于西维吉尼亚的绿堤电波望远镜所从事的早期搜寻地外文明计划(SETI)。实验的目的是通过无线电波搜寻邻近太阳系的生物标志信号。

SETI的方法

①接收并分析来自太空的各种可能的电波。这方面的工作从1960年就开始了。

②人类主动向外太空发出表明人类在太阳系内存在的信号。1974年11月16日,美国利用设在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305米直径的射电望远镜,发出人类第一组信号,对准武仙座球状星团,发射3分钟。

③发射探测器去登门拜访外星人。美国发射的“先驱者”10号和11号,“旅行者”1号和2号,都在完成对太阳系内的探测任务后,带着许多人类的信息,作为人类使者,漫游在恒星际空间。如果巧遇人类的知音,他们将从探测器中了解人类的活动,确定进一步交往的可能。由此可见,探索地外文明是一项综合性的科学使命,过于乐观是不现实的,过于悲观也是没有根据的。

SETI的风险

从最初的《星际迷航》再到《飞向太空》再到最经典的《E.T》,人类对宇宙空间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过,人们一直想要在外太空找到一丝生命的迹象,希望与之交流沟通,互惠互利。但是,近日物理学家霍金却语出惊人称,最好不要主动与外星人联系。

2010年4月26日,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和数学家斯蒂芬·霍金在一部25日播出的纪录片中说,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很大,但人类不应主动寻找他们,应尽一切努力避免与他们接触。

美国探索频道25日开始播出系列纪录片《跟随斯蒂芬·霍金进入宇宙》。霍金在片中向观众介绍他对是否存在外星人等宇宙未解之谜的看法。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5日援引霍金的话报道,宇宙中存在超过1000亿个星系,每个星系至少包含大量星球。仅仅基于这一数字就几乎可以断定外星生命的存在。

“真正的挑战是弄明白外星人长什么样,”霍金说。在他看来,外星生命极有可能以微生物或初级生物的形式存在,但不能排除存在能威胁人类的智能生物。

“我想他们其中有的已将本星球上的资源消耗殆尽,可能生活在巨大的太空船上,”他说,“这些高级外星人可能成为游牧民族,企图征服并向所有他们可以到达的星球殖民。”

霍金认为,鉴于外星人可能将地球资源洗劫一空然后扬长而去,人类主动寻求与他们接触“有些太冒险”。

“如果外星人拜访我们,我认为结果可能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当年踏足美洲大陆类似。那对当地印第安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美国历史学家尼尔认为:在地球上强大的(即比较发达的)文明总是控制比较弱小的文明,而不取决于政治上的从属关系。他认为当与水平大大地超过我们的地外文明建立联系时,它可能会“压制”我们的文明,直到它被溶化在更高的文明中为止。

然而,中国数学家和语言学家周海中在论文《宇宙语言学》中指出:这类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只要是高级智慧生命,他们的理智在决定着他们必须有分寸地对待一切宇宙智慧生命体,所以外星人与地球人将来是能够和平共处、友好合作和共同发展的。

看来,地球人与外星人联系是否危险的问题还会争论下去。

SETI的现状

目前,搜寻地外文明的效率现遵循着摩尔定律以几何级进行提升,肖斯塔克强调称,如果按照这一等级在未来24年里持续搜索,将能检测到至少100万颗恒星。搜寻地外生命可能需要我们懂太空心理学肖斯塔克和德雷克称,信号取样对是否与外星人取得联系非常重要,我们首先假设外星人真得存在,其次假设他们具有像地球人类一样的思维方式。第一个假设很重要,但是第二个假设更加重要。如果搜寻火星或更遥远星体上的微生物迹象需要纠正我们对太空生物学的理解,那么搜寻太阳系之外可能存在生命的行星则需要我们具备更多的知识,或许需要我们懂得太空心理学。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搜寻地外文明的策略遵循着宇宙黄金定律:我们以自己的沟通方式来寻求与外星人建立联系。在大约三十年前,科学家可能通过模拟电视信号将《我爱露西》发送至宇宙之中;现今德雷克猜测外星人可能已采用数字信号进行传输,使用激光代替无线电信号。在美国西雅图市举行的周末会议中,德雷克称,美国国家点燃实验设施现能够聚焦192束激光,合成一个持续十亿分之几秒比太阳更明亮的脉冲。他强调指出,这种高强度脉冲可通过整个银河系内非常小的望远镜探测到。也就是说这种脉冲如果从地球上射向太空,可能存在的外星人则会看到这一情景。

搜寻地外生命可能需要我们懂太空心理学外星人可能有两种信号发射方式肖斯塔克认为外星人可能有两种信号发射方式:一种是闪光,比如对包括地球在内的一系列可能孕育生命的目标行星发射脉冲;另一种是低能量全方位无线电信号传播,告诉其他的智慧生命如何加入他们的图书俱乐部,或者其它的文化资源系统。基于以上的可能性,搜寻地外文明的研究人员开始持续探测那些来自宇宙的微弱闪光,它们很可能是来自外星人的沟通信号。

多年以来,地外文明计划协会的搜寻目标就定位于类地行星,科学家们认为宇宙中其他类地行星更容易孕育生命体。但是肖斯塔克在新书《外星人猎人的表白》中暗示称,基于我们对人工智能的认识程度,外星人最有可能发送信号是通过人工智能机器人。他在接受周末采访时表示,如果与我们进行联系的是一个大型地外智能机器人,那么这个智能机器人将环绕类太阳恒星的类地行星作为探测目标则是一个非常过时的观点。一个长满锈的世界可能并不是最适宜生存的地方,从一个机器人的观点来看,比较适宜生命体存在的行星是位于一颗恒星的轨道上,这颗恒星非常炽热,可提供较大的能量满足信号传输。未来红矮星是探索重点,然而德雷克称,我们不能忽视其他类型的恒星,在银河系中四分之三的恒星是红矮星,它们比太阳更昏暗,但它是外星人生存的理想地点,在过去的搜寻地外文明任务中红矮星都被忽视了。

据悉,让德雷克并未气馁搜索计划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地外文明并未有搜索结果,甚至这种搜寻任务已进行了50年。他指出,迄今科学家仅对数千颗恒星进行了研究分析,这很可能只是潜在具有生命生存条件恒星的百分之几而已。肖斯塔克指出,他对未来24年内寻找到地球之外存在智慧生命的证据充满了信心,通过继续搜寻地外文明计划,或者通过分析行星大气层,或者在火星、木卫二和土卫二表面采集土壤样本。而德雷克则认为搜寻到地外智慧生命的时间表可能会推迟,他说:我并不认为2025年我们就可以发现外星人存在的迹象,除非我们非常幸运,或许这一时间表还会推迟至2050年或更久。其他的科学家认为发现外星人可能是在未来100-200年之后的事情。虽然,像搜寻地外文明计划在全球范围内将继续吸引更多的追随者,但在美国这项搜索计划只是私人投资而并非是政府性投资,德雷克称,近年来搜寻地外文明计划的资金越来越难筹集,随着经济衰退的持续,我们不得不将预计发现地外文明的时间表向后推迟。

SETI的意义

的确,古往今来,人类对地球之外的智慧生物、地球之外的文明世界的思考和探索,始终有一种经久不衰的张力。人类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本来就是科学得以发展的重要动因之一,探索地外文明自然也不例外。但事情又远不止如此,探索地外文明无论是在科学上还是在哲学上,都有其极为鲜明的色彩。

首先,它是人类不断扩展自己的视野,更深入地洞察自然的必然结果和重要组成部分。如今,探索地外文明不仅已成为天文学、生物学、空间科学和众多的技术领域的交会点,而且对人类创造更美好的未来也具有不可低估的潜在意义。

探讨地外文明的又一重大意义在于,它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较为明显地相互渗透的一个领域。未来社会问题、人口问题、能源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特别是核战争问题,等等,都成了探讨地外文明问题时必须考究的因素;反之,对于地外文明的社会学和文化学分析,又会或多或少地渗透到预测人类未来的争论中去。

第三,关于地外文明发出的信息能否破译,涉及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能力。地外文明向外界提供的信息及其表述方法都应该是可以认识的。这将为正确的认识论提供新的素材和例证。

第四,探索地外文明,有助于人类更深刻地认识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最后,坚持不懈地搜索地外文明将为人类提供一种历史连续感。这种连续感有助于人类赢得更美好的未来。人类应该考虑得更加深远,应该学会更有效、更科学地研究和计划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以后的事情,搜寻地外文明乃至设法与之“对话”,则很可能成为这类长远计划的一种榜样。那么,这种伟大的探索,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也许,它永远也不会有什么尽头。可以肯定的倒是,它现在才刚刚开始。探索的结局将会如何?各种结果都有可能。我们即使以“悲观”的模式进行思辨,仍然会导致某些相当积极的推断,人类仍会获益匪浅。

当今人们在探索地外文明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能动性,再次体现了现代的科学精神与古代的思辨、中世纪的宗教意识、以及近世早期的先验哲学的根本差异;而以理性指导的探索实践,则是最终解开地外文明之谜的必由之路。

有关SETI的其他内容